◆三d直选七码复式多少钱◆
诗词吾爱

真老实人 - 硬读《随园诗话》(145) - 诗词吾爱

登录
安装【诗词吾爱】APP

《硬读《随园诗话》(145)》

真老实人  2019-03-26 09:35
“学人之诗,读之不欢。”袁枚一直认为研究经学与吟诗作赋是矛盾的。有关此现象之原因,我以前说过,但是,有专家指我正好说反了。刘体仁评说方苞诗作:“人各有性之所近,子以后专作文,不作诗可也。”若论方苞之文采,不可谓不灿烂,而闻得刘之言,竟终身不作诗。显然,方苞领悟了作文与作诗之区别,方如此决绝。也正是其如此决绝,才成就了一代散文宗师!

卷四(二一)

陆陆堂、诸襄七、汪韩门三太史,经学渊深,而诗多涩闷,所谓学人之诗,读之令人不欢。或诵诸诗:“秋草驯龙种,春罗狎雉媒。”“九秋易洒登高泪,百战重经广武场。”差为可诵,他作不能称是。相传康熙间,京师三前辈主持风雅,士多趋其门。王阮亭多誉,汪钝翁多毁,刘公?持平。方望溪先生以诗投汪,汪斥之。?#25105;?#35799;投王,王亦不誉。乃?#35835;酰?#21016;笑曰:“人各有性之所近,子以后专作文,不作诗可也。”方以故终身不作诗。近代深经学而能诗者,其郑玑尺、惠红豆、?#24405;?#22797;三先生乎?

陆奎勋,(1663—1738),字聚缑,号坡星,又号陆堂,浙江平湖人。生于清圣祖康熙二年,卒于高宗乾隆三年,年七十六岁。早年喜读医、卜、术算、兵书,工文?#37073;?#33021;诗。年长后,随叔父陆棻于京师,学识广博,名噪公卿间。清康熙五十九年乡试中举;康熙六十年(公元一七二一年)始成进士,改翰林院庶吉士。散馆,授检讨。充明史纂修官。撰拟制诏多称旨。不久,以病乞休离京回乡,开馆讲学,秀水朱彝尊题名“陆堂”,被尊为陆堂先生。 十二年赴广西主讲秀峰书院,论学以朱熹为宗,学规仿朱子白鹿洞遗意,成就甚众。治学方面,主张“六经注我,而后我可注六经。兼合六经以注一经”。后因疾归里,卒后葬于县?#25991;?#37066;。著作有《陆堂易学》10卷、《今文尚书说》3卷、《陆堂诗学》12卷、?#27934;?#31036;绪言》4卷、《春秋义存录》12卷、《陆堂文集》20卷、《陆堂诗集》24卷,续诗集八卷,均《四库总目》及《心印正说》三十四卷,《清史列传》并行于世。


诸锦,(1686年-1769年),字襄七,号草庐,浙江秀水人。生于清圣祖康熙二十五年,卒于高宗乾隆三十四年,年八十四岁。雍正二年进士。选金华府教授,乾隆元年,举博学鸿词,召试一等三名,授编修。官至左春坊左赞善。锦少孤,奉母教,辛苦诵读。家贫,无买书资,闻吴下某书贾爱客,诣之。留数日,主人曰:“观君举止,欲读竟此架上书耶!”锦笑而颔之。顾嗣立、张大受为之延誉,名遂起。生平浸淫典籍,寝食均废,甘守寂寞。诗法山谷、后山,为王昶所称颂。辑浙中耆旧诗为?#35910;?#26397;风雅》十二册,自著有《绛跗阁集》十一卷,及《毛诗说》二卷,《通论》一卷,《补飨礼》一卷,《夏小正诂》一卷,(均清史列传)并传于世。


汪师韩,(1707—?),字抒怀,号韩门,浙江钱塘(今?#36158;藎?#20154;。生于清圣祖康熙四十六年,卒年不详。师韩年少时就工诗善文,名闻四方。通籍后,习国书,作?#35835;?#20070;赋》五十韵,李绂极为叹异,携入《八旗志》书馆存档。雍正十一年进士,改翰林院庶吉士。散馆,授编修,奏直起居注。闻母病假归。尚书张照为武英殿总裁,上疏荐举师韩校勘经史。后又受大学士傅恒推荐,入直上书房,?#35789;?#32534;修官。未几,落职。客游畿辅,直隶总督方观承延请主讲莲花池书院讲席。会奉旨查?#39042;?#19979;书院山长(院长),观承因以入奏。乾隆帝犹记忆,以“好学问”称之。师韩闻而感涕,作诗四?#24405;?#20854;?#38534;?#20013;年以后,一意穷经,诸经皆有著述,于?#23376;?#36995;。著有?#35910;?#35937;居易传笺》十二卷,《孝经?#23478;濉?#19968;卷,《韩门辍学》五卷,续编一卷,《谈诗录》一卷,《诗学纂闻》一卷,《上湖纪岁诗编》五卷,《上湖分类文编》十卷,又有《诗四家故训》、《春秋三传注解补正》、《文选理学权舆》等,均《清史列传》并行于世。


王士祯,(1634-1711年),原名王士禛,字子真,一字贻上,号阮亭,又号渔洋山人,世称王渔洋,谥文简。山东新城(今山东桓台县)人,常自称济南人。清初杰出的诗人、文学家。


汪琬,(1624—1691年),字苕文,号钝?#37073;?#21021;号玉遮山樵,晚号尧峰,小字?#21512;傘?#38271;洲(今江苏苏州)人,清初官吏、学者、散文家,与侯方域、?#32418;?#21512;称明末清初散文“三大家”。生于明熹宗天启四年,卒于清圣祖康熙二十九年,年六十七岁。生于世宦之家,曾参与复社?#38534;?#27754;氏性情急躁冲动,?#23396;?#30452;言,不能容人过错,以是人多嫉之,然?#23396;?#26080;城府,光明磊落,立志自重,耿介有守。不喜仕进,惟嗜读书问学,发明经义,精研史学,昌言朴学。?#25345;?#21313;二年(1655年)中进士,曾任户部主?#38534;?#21009;部郎中等。后因病辞官归家。康熙九年(1670年)辞官归里。康熙十?#22235;?1679年),召试博学鸿词科,授翰林院编修,预修《明史》,在馆六十余日,撰史稿?#35805;?#19971;十五篇,后乞病归,晚年隐居太湖尧峰山,闭户撰述,不问世事,学者称“尧峰先生”。


刘体仁,(1617—1676年),字公?(音yǒng,勇异体?#37073;?#20844;恿、公勈,号蒲?#37073;?#26126;末颍川卫(今安徽阜阳阜南县,明设颍川卫,卫所在今阜阳,隶属河南都指挥?#39038;荊?#20891;籍,?#32769;?#20154;。清代诗人。清?#25345;?#21313;二年进士,官吏部主?#38534;?#24037;诗文,善山水,萧疏旷远,寄?#39042;?#30495;。嗜古精鉴赏,喜作画,并精鉴别。有藏书处为“七颂堂”,藏书2万余卷。著有《七颂堂识小录》1卷、《七颂堂诗集》10卷、《七颂堂文集》2卷、《七颂堂随笔》、《七颂堂词绎》、《蒲?#26088;?#31561;。著有《识小录》、《七颂堂集》、《蒲?#26088;貳?/i>


方苞,(1668—1749年),字灵皋,亦字凤九,晚年号望溪,亦号南山牧叟。汉族,江南桐城(今安徽省桐城市凤仪里)人,生于江宁府(今江苏南京六合留稼村)。桐城“桂林方氏”(亦称“县里方”或“大方”)十六世,与明末大思想家方以智同属“桂林方氏”大家族。是清代散文家,桐城派散文?#35789;?#20154;,与姚鼐[nài]、刘大櫆合称桐城三祖。


郑江(1682-1745年)字玑尺,晚号筠谷。清浙江钱塘人。康熙五十七年进士,充?#27934;?#28165;一?#25345;盡?#32386;修。官至右春坊?#20197;?#21892;,翰林院侍?#30149;?#19982;修《明史》。?#21487;?#32463;学,以诗为事业,有指其失及改定其诗者,终身敬礼之。有《筠谷诗钞》、《书带草堂诗钞》、《析醒录》、《粤东纪游》等。


惠士奇,(1671—1741年),清吴县(今属江苏)人,字天牧,一?#31181;?#23418;,晚号半农,红豆主人(居处称红豆山庄),学者称红豆先生。康熙进士。始官翰林院编修,历充会试同考官、乡试正考官。康熙末、雍正初,连?#32705;?#30563;广东学政,倡导经学,擢侍读学士。后因失职罢官。乾隆初,补翰林院侍读。学承其父周惕,治经专主汉代经师之说,言?#40720;?#20856;。兼通天文、乐律。著有《易说》、《春秋说》、《礼说》、?#27934;?#23398;说》及?#30563;?#39135;举隅》等。工诗,辑有《红豆斋小草》、《咏史?#25351;?#21450;《?#29616;?#38598;》等。(按:其父惠周惕,号红豆老人)


陈祖范,清学者、文学家。字亦韩,号见复,常熟人。雍正元年(1723)举人。因病未参加殿试,后回江南,闭门读书。几年后,雍正诏书天下,广开书院,各地争相延?#36171;?#31062;范去书院教书。他教书有方,但教了?#27426;?#24180;就辞去不干了。他说,学生读书都为了做官,考不中进士就?#30340;?#20070;教得不好,师道难立。我不想做官,和他们同列,觉得很难为情。朝廷举荐经学通儒,陈祖范被列榜首。因年老,不就职,赐国子监司业。著有《司业诗集》,有《趵突泉》诗。


本人翻译:

陆奎勋、诸锦、汪师韩三位太史,经学造诣极其精深,而诗作则多生涩沉闷,所谓学人之诗,读之令人不欢。或许诸锦诗句:“秋草驯龙种,春罗狎雉媒。”“九秋易洒登高泪,百战重经广武场。”勉强还可以一读,其他诗作则不能称道了。相传康熙年间,京城三前辈主持诗?#24120;?#35835;书人多登门求教以求指点。王士祯评价诗文多给予赞誉,汪钝翁琬评价诗文多给予诋毁,刘公?评价诗文则公允持平。方苞先生将自己的诗作送给汪琬,被汪斥责。又将诗作送给王士祯,王也没有给予赞誉。于是又送给刘体仁,刘笑着对他说:“人各有性情才学最适合之处,你以后专门作文,别作诗就可以了。”方苞因此终身不作诗。近代深耕于经学而又能作诗的人,亦或只有郑江、惠士奇、陈祖范三位先生吧?


真老实人言:

“学人之诗,读之不欢。”袁枚一直认为研究经学与吟诗作赋是矛盾的。有关此现象之原因,我以前说过,但是,有专家指我正好说反了。刘体仁评说方苞诗作:“人各有性之所近,子以后专作文,不作诗可也。”若论方苞之文采,不可谓不灿烂,而闻得刘之言,竟终身不作诗。显然,方苞领悟了作文与作诗之区别,方如此决绝。也正是其如此决绝,才成就了一代散文宗师!

快速跳转

诗词吾爱网

三d直选七码复式多少钱 拉齐奥的门将 3分赛车开奖 水果派对超级彩金游戏怎么玩 apex英雄直播 沙尔克04赛程 莱特币矿机安装 开拓者vs老鹰 经典老虎机大全 刀塔二电竞比分网 巫婆大财彩金 深圳风采开奖号码查询 太阳征程注册 三国全面战争steam 边境之心彩金 2元彩票注册送彩金 腾讯麻将来了官网